顾知了

渣文笔脑洞大

#沐蛋#致爱

重庆今天难得出了太阳。初春的阳光尚还残留着些许冬天的冷清,没有那么灼人刺眼的光线透过机场大厅的玻璃,照映在脸上。偷着头盯着手里的机票,有些忐忑又兴奋的开始期待即将到来的留学生活。

收到留学审批名单的时候,我刚从画室出来,想了想自己那陪着妹妹看韩剧时学的几句韩语,心里还是有些犯怵。回到宿舍将背包挂在衣架上,脱了外套随手扔在舍友的床上,盘着腿坐在床上,打开笔电点进百度,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搜索着简单的韩文问候语,磕磕巴巴的学着《韩语速成训练》的音频,虽然平时也经常听听韩文歌,但是真的要在那边生活学习,困难度也是难以想象的。

“乘坐大韩航空KE858 73H 班次的乘客请到登机口检票登机”
机场的航班播报,把沉浸在回忆中的自己拉回了思绪,拉着行李箱不急不缓地走向登机口,检票登机。
飞机轰鸣着划过苍穹,似乎从这一刻开始我于与首尔这座城市就有着说不尽的牵连了。

从机场出来拖着行李箱,随手拦下一辆计程车,比划了半天也没形容出要去的地方,只好把手机上的地址给司机看才顺利的出发。本想好好欣赏一下沿路的从仁川到首尔的风貌的,可无奈昨天太兴奋失眠,导致现在慢慢困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车停了下来看了看打卡器上的数字有些心痛的从钱包里掏出纸币递给司机。

拖着行李站在这所看起来有些简陋的公寓门前,刚想伸手敲门,想起刚才在计程车上被韩文折磨的样子,无奈放下手。正准备用翻译软件把要说的话翻译出来,门就被打开了。那人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白色的t恤上印了几条不算太明显的皱痕,双眼还有些浑浊,大约是刚睡醒的样子。但仍然嘴脸仍然挂着友善的弧度,并没有因为被吵醒而染上怒气。不知道是说韩文还是说中文好,正纠结的时候那人开口说话了
“你是新来的留学生?”他靠着门边意味不明的打量着我和我的行李箱
“恩,我叫肖战。”他听完后朝我点了点头,侧过身子让出门来
“我叫韩沐伯,请进。”

他自顾自的介绍着这里的情况以及公寓使用规则,我拖着行李走在他后面,脚步停在了开着门的房间
“这是你的房间,不用太拘谨,以后都是室友有事儿问我就好。”我点点头,把行李推进房间,他见我没有需要他帮忙的样子,就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身处异国他乡,对于语言和生活习惯都很陌生,这让我对这个室友产生了极大的依赖感,我跟着他学习韩语,他带我吃遍了附近所有有名的小吃店。我本以为他该是个高冷话少的人,但是几个月接触下来发现,他还是很不一样的,每次我一说起被同学嘲笑口语不过关的时候,他都会笑得乱露牙床,但是当我课业做不完不理解的时候又会一本正经的给我讲问题。他总是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每当他窝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我都会偷偷拿起铅笔把他睡着的样子画下来,打算在他生日的时候送给他。

时间过得很快,还没等我把生日礼物送给他,就到了要回国的日子。收到邮件的那天我们刚从南山塔逛回来,每次想去都要排好长的队,才许了愿望,希望可以和他成为一辈子的好兄弟不分开,却收到了这样的邮件,说不出的滋味。可以回家了不用吃难吃的泡菜,不用学绕嘴的韩文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怎么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关了电脑从房间出来他正加热着我们中午没吃完的披萨,坐下来下巴抵着水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沐伯,学校的邮件到了,下周我就要回去了。”他忙碌的背影突然楞了一下,看起来有些发懵,很快又收回了那样的情绪
“欸,你说怎么这么快啊,我都没带你玩儿够你就该走了”背对着我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也能感觉到他的失落
“恩•••不过没关系嘛,毕竟中国才是我们的家啊!以后来重庆战哥带你吃最正宗的重庆火锅。”换个话题试图将尴尬的气氛消化可还是有些强硬。

他没说话点了点头,只是把披萨放到桌子上安静的吃饭,看着这样的他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念头,如果没有韩沐伯在身边我会不会不习惯,他好像慢慢的已经融入到我的生活里并且成为了那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虽然有很多的不舍但我还是走了,拖着行李离开公寓的时候我没看见他,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大概是不想跟我说再见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这是我第二次坐在仁川机场的休息区,上一次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这里思考留学的生活,现在我依旧怀着这样的心情思考着想的却是韩沐伯。

不知道,你看没看见放在书桌上的画册
不知道,你听没听见我录给你的闹铃
不知道,你发现没发现其实我喜欢上你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