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知了

渣文笔脑洞大

介于今天发糖于是我又想写东西了……
怎么办不行我要补补血
发糖啊发糖啊!!!

该…说什么呢

其实我也明白自己是个麻烦,说话做事还是那么幼稚。比较起来我可能还没有初三的小朋友成熟,也难怪大家比较喜欢她。幼稚不思考后果大概就是我这种人吧,总希望一切都是我希望的样子,跟着我的剧本我的想法走下去,结果到头来最后只剩我孤零零的现在那里。

任性和倔强

我推开了身边一个又一个人,再也没了下雨天给我撑伞的人,再没了乐意为我画上千百副画的人,多半都是受不了我这可怕的占有欲。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喜欢啊,因为喜欢才这样啊…

一边听着广播剧,一边刷着空间,本以为我可以有很好的承受能力,可以接受可以等你转身看到我,然后你抬手揉揉我的脑袋说“乖,别怕呀。”
直到我看见那条“我等你回来。”原来你的世界从来都不是我可以停留的。

我的喜欢不过就是一味地自作多情,感情啊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游戏规则】C01

春天的北方干燥的很,满天飘扬的柳絮,并没有给人带来浪漫的气息,反而更多的是烦躁和过敏的瘙痒。

肖战洗漱完出来的时候,郭子凡已经去上学了,床铺被褥折叠的整齐。还特意给自己叫了早餐的外卖,打开袋子看了看。

嗯自己不喜欢海鲜粥。

就是这样,肖战和郭子凡在一起一年多,这个小孩儿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喜好,但自己还是当祖宗一样宠着他。拿出手机自拍一张并附带着那一盒热气腾腾却不好吃的海鲜粥,一起往微信群里发了个消息。

肖战:小孩儿买的早餐,可惜我不吃海鲜
谷嘉诚:肖美人好口福啊
陈泽西:还是不懂你干嘛非得跟个小孩儿
肖战:你是不会懂的,能避免不少烂桃花
白澍:肖美人,人家还未成年呢,小心点儿

肖战也不理这群人的调侃,谷嘉诚和白澍都是杂志合作认识的,年轻人话题投机也就一拍即合了,时不时相约出去喝酒夜店的。也不是没人惦记过肖战,毕竟他是弯的这个事情大家都知道。连谷嘉诚都调侃的给肖战起了外号“肖美人”。

认识许久总能听肖战提起自己那个小男朋友,本想着他这样沉稳的人,相处的对象也该是个稳重的。所以当众人第一次在肖战家见到穿着熊耳朵睡衣的郭子凡时,还以为那是他弟弟。直到郭子凡亲昵的叫着战战还亲吻肖战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未成年的小朋友就是他口中的小男朋友。

最为不理解的就是陈泽希怎么也不能想到,肖战这样的人会喜欢小孩儿,虽然这个孩子生的好看,但怎么说也未成年。谷嘉诚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还总是给郭子凡补习英语,有种养了个儿子的感觉。

吃完早餐收拾干净,换好衣服准备出门。怎么说也是高级公寓,一层两户的格局也清净的多。打开门电梯刚好要合上,伸手拦下抬眼看一眼电梯里的男人,银灰色的头发狼奔梳到脑后,一身黑色Givenchy春季的高级定制套装,嗯有品味的男人,脸长得也不错总体可以打个90分。
“早上好,我是新搬来的。”

#沐蛋#机械师

站在实验台前看着那人在休眠状态下的样子,就像是睡着了一般。睫毛被头顶的几盏强光灯拉出长长的影子,映在颧骨上,胸脯随着平稳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

就快要以为他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了
他会做梦吗,梦里会不会有我…

放轻了脚步走向工作台,拉过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一旁去的转椅,转椅用的时间有些长了,坐垫上皮质的外壳开始有小块的翻起或者脱落。大概是因为轮子生锈了的原因,滚动时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声音,坐到椅子上时也听到“吱呀”的声响。像是害怕打扰了那人的梦境一样,转过身去看了看,在看到安静的侧颜时放下了心。

等到了明天一定让韩沐伯陪我去重新买个椅子

拿过桌子上的眼镜戴上,金属镜框贴上皮肤时有一丝微微的凉意,不久后又变成了与身体同样的温度。浏览过一遍屏幕上的程序之后便动手开始编辑,心里想着一定要快些完成,手上敲击键盘的动作也变得愈加快速起来。长时间维持着同样的姿势,整个工作室里只剩下敲击键盘时发出的“啪嗒”声。

就快要完成了

输入了最后的字符,再三确认了一番。右手敲下回车键时因为疲倦发软而有些颤抖。完成了最后的操作之后电脑进入了短暂时间的黑屏,重新亮起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正在载入的进度条。

长舒一口气后甩了甩发软的双手,取下眼镜放回原处,用上最后的力气身了个大大的懒腰。抬手按了按被镜框压的有些发痛的鼻梁与耳根,强打起精神来撑着就快要合上的沉重眼皮直到看见了“载入成功”的字样。

终于扯开紧绷的嘴脸露出了笑。松懈下来的神经迅速感受到了倦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疲惫。放松地靠在了椅背上,闭上双眼的同时便被模糊了意识,歪着脑袋睡着了。

#沐蛋#时间

墙上的挂钟第五次敲响,抬眼看看时间——凌晨三点钟。那人九点的时候给自己发了条消息,说是有事便出了门,临走前还特意嘱咐了声,让自己早些休息。看了一眼鞋柜上空旷的竹篮,还算有脑子,是拿着钥匙走的,烦躁的摇摇头回房间睡觉。

清晨闹钟噔噔作响,按下开关顺手朝旁边位置摸索过去,还是空荡荡的一片,拿起手机看一了眼时间——早上七点。那家伙还没回来,究竟去哪儿了?无奈于今天还有专业课,只好起床洗漱去教室上课。临出门还把早餐和止痛药都摆放在桌子上,等人回来方便吃。写了张便签纸贴在水杯上,提醒那人回来记得跟自己说一声。

四月的北方已经开始逐渐升温,教室里闷热的烦躁,看看对话框上依旧灰色的头像,心里满是担心。会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跟人打架去了?受伤了不敢告诉我?想的正出神,被系主任点了名字都不知道,还是别的同学提醒才反应过来。一整节课听的都心不在焉,连着给他发了好几条消息,也没能如愿得到回复。看看手机不足百分之二十的电量,懊恼的揣进兜里趴桌睡觉。

下午最后一节思修课,也终于在老师一个人无聊的自嗨中结束了。从兜里掏出来手机看了看,还是没能收到人的回复,短信消息电话一个也没有。突然想起来前几天电视里播出的,年轻男子被捆绑走贩卖器官的新闻,心里就害怕的紧。一遍又一遍拨打着那人的号码,电话里传来的却只有冰冷的“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急忙跑回宿舍,放下书本准备去派出所报警。

才一打开门就被一个拥抱所缠住,是那个人熟悉的味道,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撒娇似得搂着自己的腰
“战战,我好饿,好想你”
发泄般的用力锤了几下人的后背,搂紧怀里的人,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韩沐伯我以为你怎么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那人不说话,依旧靠在肩膀上任凭我打骂,只是圈住我腰的手勒的更紧了些。
我不想知道这一晚上他究竟去了哪儿,做了什么。我只知道……现在他在我怀里我就比什么都要让我安心。

韩沐伯…别让我担心,老实点好不好。

哦豁昨天跟基友们讨论了新的idea毕竟我是个脑洞大开的人,在名朋玩儿宿舍群梗和病娇梗被抄袭之后…我的脑洞又上开启了一层。
不知道有没有玩儿剑网三的小伙伴,目前设定就是网游风格的文,跟几个也一直在玩儿剑网三,比较巧大家都是不同门派,然后根据我们的想法分配了一些设定,希望之后有成就就好了。
以上,来自没美貌没有才华只有脑洞的知了。

#沐蛋#致爱

重庆今天难得出了太阳。初春的阳光尚还残留着些许冬天的冷清,没有那么灼人刺眼的光线透过机场大厅的玻璃,照映在脸上。偷着头盯着手里的机票,有些忐忑又兴奋的开始期待即将到来的留学生活。

收到留学审批名单的时候,我刚从画室出来,想了想自己那陪着妹妹看韩剧时学的几句韩语,心里还是有些犯怵。回到宿舍将背包挂在衣架上,脱了外套随手扔在舍友的床上,盘着腿坐在床上,打开笔电点进百度,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搜索着简单的韩文问候语,磕磕巴巴的学着《韩语速成训练》的音频,虽然平时也经常听听韩文歌,但是真的要在那边生活学习,困难度也是难以想象的。

“乘坐大韩航空KE858 73H 班次的乘客请到登机口检票登机”
机场的航班播报,把沉浸在回忆中的自己拉回了思绪,拉着行李箱不急不缓地走向登机口,检票登机。
飞机轰鸣着划过苍穹,似乎从这一刻开始我于与首尔这座城市就有着说不尽的牵连了。

从机场出来拖着行李箱,随手拦下一辆计程车,比划了半天也没形容出要去的地方,只好把手机上的地址给司机看才顺利的出发。本想好好欣赏一下沿路的从仁川到首尔的风貌的,可无奈昨天太兴奋失眠,导致现在慢慢困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车停了下来看了看打卡器上的数字有些心痛的从钱包里掏出纸币递给司机。

拖着行李站在这所看起来有些简陋的公寓门前,刚想伸手敲门,想起刚才在计程车上被韩文折磨的样子,无奈放下手。正准备用翻译软件把要说的话翻译出来,门就被打开了。那人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白色的t恤上印了几条不算太明显的皱痕,双眼还有些浑浊,大约是刚睡醒的样子。但仍然嘴脸仍然挂着友善的弧度,并没有因为被吵醒而染上怒气。不知道是说韩文还是说中文好,正纠结的时候那人开口说话了
“你是新来的留学生?”他靠着门边意味不明的打量着我和我的行李箱
“恩,我叫肖战。”他听完后朝我点了点头,侧过身子让出门来
“我叫韩沐伯,请进。”

他自顾自的介绍着这里的情况以及公寓使用规则,我拖着行李走在他后面,脚步停在了开着门的房间
“这是你的房间,不用太拘谨,以后都是室友有事儿问我就好。”我点点头,把行李推进房间,他见我没有需要他帮忙的样子,就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身处异国他乡,对于语言和生活习惯都很陌生,这让我对这个室友产生了极大的依赖感,我跟着他学习韩语,他带我吃遍了附近所有有名的小吃店。我本以为他该是个高冷话少的人,但是几个月接触下来发现,他还是很不一样的,每次我一说起被同学嘲笑口语不过关的时候,他都会笑得乱露牙床,但是当我课业做不完不理解的时候又会一本正经的给我讲问题。他总是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每当他窝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我都会偷偷拿起铅笔把他睡着的样子画下来,打算在他生日的时候送给他。

时间过得很快,还没等我把生日礼物送给他,就到了要回国的日子。收到邮件的那天我们刚从南山塔逛回来,每次想去都要排好长的队,才许了愿望,希望可以和他成为一辈子的好兄弟不分开,却收到了这样的邮件,说不出的滋味。可以回家了不用吃难吃的泡菜,不用学绕嘴的韩文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怎么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关了电脑从房间出来他正加热着我们中午没吃完的披萨,坐下来下巴抵着水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沐伯,学校的邮件到了,下周我就要回去了。”他忙碌的背影突然楞了一下,看起来有些发懵,很快又收回了那样的情绪
“欸,你说怎么这么快啊,我都没带你玩儿够你就该走了”背对着我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也能感觉到他的失落
“恩•••不过没关系嘛,毕竟中国才是我们的家啊!以后来重庆战哥带你吃最正宗的重庆火锅。”换个话题试图将尴尬的气氛消化可还是有些强硬。

他没说话点了点头,只是把披萨放到桌子上安静的吃饭,看着这样的他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念头,如果没有韩沐伯在身边我会不会不习惯,他好像慢慢的已经融入到我的生活里并且成为了那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虽然有很多的不舍但我还是走了,拖着行李离开公寓的时候我没看见他,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大概是不想跟我说再见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这是我第二次坐在仁川机场的休息区,上一次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这里思考留学的生活,现在我依旧怀着这样的心情思考着想的却是韩沐伯。

不知道,你看没看见放在书桌上的画册
不知道,你听没听见我录给你的闹铃
不知道,你发现没发现其实我喜欢上你了

【精分宿舍】磊凡番外之生

距离赵磊的生日只剩不到一个星期,郭子凡绞尽脑汁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问焉栩嘉焉栩嘉说是他就买一双篮球鞋,或者一张篮球赛的票。可是说到底这些都是焉栩嘉喜欢的,不是赵磊喜欢的,那个书呆子貌似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可是又什么都懂一些的样子?还真是不好抉择,拉着肖战逛了一天的礼品店也没找到什么好看又实用的东西。

“战战啊,你说究竟什么是赵磊喜欢的啊?”托着下巴郁闷的喝着果汁,肖战带着口罩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你跟他在一起这么久还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吗?”听了他的话认真的想了想,香薰家里有一堆,书籍去韩沐伯那里借就好了,唱歌…我总不能承包个KTV给他吧……苦恼的纠结着就被敲了脑袋
“你傻啊,其实你送他什么他都会如实珍宝的”
“可是我送他一堆吃的最后还是会归我的,他最近每周就回宿舍一两次而已……我天天抱着我的大宝贝儿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拉着没喝完饮料的肖战就跑回刚才路过的那家店,肖战还懊恼的抱怨才喝了两口

“郭子凡你真的是够了,我跟你讲下次千万别要我一起去……你不会是要买这个吧”直到看到橱窗里的各式各样的毛绒熊他才安静下来
“我买个小熊送给他,这样就算我们一周见不到几面,他还是可以看到我…嗯不好意思帮我把那个小号白色的熊包起来,包装的好看一点。”挑选了一个跟去年跨年苏芒阿姨送给自己的一样的熊,摸起来软软的
“郭子凡我说真的你觉得磊哥真的会喜欢嘛……太小孩子了”肖战一副我不懂你们的世界的样子吐槽着我的礼物,可是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礼物。

买完礼物吃过饭就回宿舍了,肖战不知道买了个什么东西拿盒子包装的特别严实还不让我看,把包装好的小熊藏在衣柜里以免被发现,看看对面整齐的床铺突然有些感叹

赵磊快点回来吧……
我的数学卷子都没人给我写了……
还有两本物理练习册呢……

伪#沐凡#他的故事

走走停停,我们会在这一路上遇到很多人,没人也不知道,谁是谁的过客,谁是谁的终点。

三月是欣赏樱花最好的季节,微风拂过樱花瓣随风飘落,长廊上小溪旁,手挽手肩靠肩的情侣成双成对的布满校园。拿着一沓社团宣传册站在人群中,自己出现在这里还真感受到了一些对于单身者的冷漠。

“凡凡发完手里这些,记得帮我去三教一室拿一下要用的琴谱。”
“嗯好,一会儿就去。”
学姐是大二音乐学院的,开学的时候看了我的新生表演就把我拉近了他们社团帮忙,再过两天就是学院樱花祭了学姐打算表演钢琴独奏。
发放完手里的宣传册就直接跑向了三教,走廊里飘进来些许樱花瓣,这是花路?

“郭子凡小姑娘喜欢的这种寓言性的东西你都相信啊!”自嘲的吐槽一下,手握住门把手刚准备推门进教室,耳边就传开了一阵悠扬的琴声。
欸?这个时间还有人在这里练琴嘛?好奇的顺着琴声走过去,趴着门边向里看。

那人将琴架在肩头,右手持弓在琴弦上缓缓拉动,曲子随着他弓弦的移动与手指的触碰,悠扬而出。琴声由远到近,由柔软到强烈,再由强烈到悲伤,在缓慢低沉的旋律中,还有着些许凄凉。

他在伤感什么吗……还是……这样想着门就被拉开了,他站在门框边看着我,眼神中有着些许的惊喜

“你在听我拉琴?怎么不进来?”他做了个邀请的动作,我不好意思的踏进了琴室
“我只是路过听到了你的琴声,这首曲子很伤感啊”找了个空位子坐下,打量着这间布局很不同的琴室

“有些负能量……额那个,要和咖啡吗?”他把提琴收好,转身过身来,我这才注意到他的长相,西装马甲白衬衫,剑眉星目一副好皮相。
“额…我”还不等我说完话,学姐的短信就发过来了着急催着琴谱,这才想起来自己来这儿的目的
“还是不了,不好意思啊打扰你练琴了……我先走了”慌慌张张的从琴室离开,拿完琴谱着急给学姐送过去也没来得及问他的名字。

那之后我也有再去过那间教室,可却再也没见到那个一身正装问我要不要喝咖啡的人。问过学姐她说那个男孩儿叫韩沐伯,是个奇怪的人,放弃了去维也纳音乐学院培训的机会,让给了别人,学姐说是因为他是富二代不担心这种前途问题,可我不这么想。

他的琴声告诉我他在抉择……
原来他当时是那样心情……
韩沐伯我突然很想喝你的咖啡了……
想听你告诉我你的故事……

b.写到最后我已经脑子乱了,随便看看吧